八旬老人三陷集资骗局 185万元投资却血本无归_社会_政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政经频道首页 > 社会 >
个股查询:
 

八旬老人三陷集资骗局 185万元投资却血本无归

本文来源于中国商报 2017-08-11 11:36:52 我要评论(0
字号:

近年来,老年人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频发,不少犯罪分子将目标锁定为老年群体,通过花言巧语和各种名目,骗取他们的养老钱。电信诈骗、养生诈骗、集资诈骗、房产诈骗……层出不穷的骗局让老年人防不胜防。

20170715103416108c

由于老年人信息结构陈旧、获取外界信息渠道单一、法律意识相对薄弱等,极易被犯罪分子的花招所欺骗。(图片:CNSPHOTO提供)

家住北京丰台的唐清河今年80岁了,教了一辈子书,退休后又被返聘,直到73岁才真正休息下来。如果两年前没有接触到私募理财业务,老人的晚年生活应该挺幸福的:老两口身体都算健康,住着120平方米的大房子,每个月有退休金。可自从被一个业务员拦下推销理财产品后,唐清河的晚年噩梦便开始了,不到一年时间,老人先后三次陷入集资骗局,辛苦一辈子攒下的钱血本无归。

以高额利息吸引老人上钩

“签完协议的头两个月,利息还能按期打到我的账户上,后来就再也没收到过一分钱。”唐清河说道。

2015年9月的一天,丰台云岗大卖场外,唐清河从一名年轻人的手里接过一张宣传单,内容是华夏鼎新(北京)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理财产品介绍。一听唐清河的河南口音,这位名叫张亚斌的业务员马上热情地说自己是唐清河的老乡,“拉着我介绍这个华夏鼎新公司的情况,说公司是北京市明星企业,投资的是内蒙古的油田项目,利息要比银行高得多。”唐清河回忆。

唐清河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自己和老伴儿辛苦一辈子,攒下的钱都存在银行,可现在银行利率不断下降,拿不到多少利息。此外,大女儿还没买房子,眼看北京的房价蹭蹭往上涨,他也想多给女儿攒点首付款,因此有意向考虑其他投资渠道。

看唐清河有兴趣,张亚斌将他带到华夏鼎兴的办公室。在这里,唐清河了解到更多关于这家“明星企业”的情况,“投资了好多著名的项目,在报纸上都登了。”唐清河彻底放下心来。

2015年10月25日,唐清河老人与华夏鼎新签署代理协议,投资100万元开发建设内蒙古某油田,期限六个月,期间每月由华夏鼎新向唐清河支付3万元代理补助。随后的11月16日,华夏鼎新法人王敏娇又与唐清河签订担保函,担保函中明确“投资全程风险及债券债务由华夏鼎新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承担,如无法承付本金和收益,由法人个人担保承付。”

“签完协议的头两个月,利息还能按期打到我的账户上,后来就再也没收到过一分钱。”在唐清河提供的资料中,中国商报记者发现一份签署于2015年12月24日的承诺书,华夏鼎新表示因项目投入和春节假期,延期三个月支付债务本息。“什么赶上春节,那是它的资金链断了!”唐清河说。

100万元对于唐清河来说,不是个小数目,就在唐清河想办法向华夏鼎新追债的时候,张志斌又向他推荐了一款理财产品,“这次是中庆富佳公司,张志斌跟我说上次那个华夏鼎新不行,他自己也被骗了,这回中庆富佳绝对没问题,人家是有实体企业作担保的,而且他们公司可以组织我们去山东实地考察,满意再签合同。”

以投资实体企业引诱老人入套

老人被邀请去参加酒会,“酒会非常豪华,参加的人特别多,有砸金蛋的环节,10万块一个,我砸了四个,”就这样,唐清河又投进去40万元。

第一次被骗的教训让唐清河不敢再轻易出手。在中庆富佳的出资组织下,他跟随其他近百人一起前往山东,唐清河向中国商报记者回忆:“先是做高铁到曲阜,又坐大巴车到鱼台县,然后组织我们参观一家重型机械厂,叫博杰重型机械有限公司,业务员给我们介绍这家企业如何如何好,生产的重型机械零部件非常畅销,我们的钱就是投给这家企业。”

最让唐清河记忆深刻的,是中庆富佳的法人张金笑、董事长张金鹏兄弟为他们举办的宴会,“非常丰盛,每个桌上一只大王八,菜都吃不完,各种各样的酒水和饮料,每顿饭都是大鱼大肉,还有表演节目。”唐清河说,同去考察的人当中老年人居多,考察完后,基本上都有了投资意向。

回京后,2016年3月10日,唐清河与中庆富佳签订了《借款合同》,合同显示,乙方唐清河借给甲方中庆富佳15万元,用于投资鱼台博杰重工扩大生产规模建设,每月利率2%、分红1%,三个月到期后归还本金。值得注意的是,合同第五条注明还款来源为博杰重工平均每年3亿元的销售收入,但中国商报记者并未在合同上看到博杰重工的盖章,也未看出两家公司是什么关系。

4月10日,唐清河如期收到中庆富佳打过来的利息加分红4500元,没过几天,他又被张金笑邀请去北京朝阳一个大饭店参加酒会,“酒会非常豪华,参加的人特别多,有砸金蛋的环节,10万块一个,我砸了四个,”就这样,唐清河又投进去40万元。投第二笔钱的时候,唐清河和一个名为“山东广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签署了《担保承诺函》,承诺函中写明:如果中庆富佳到期不兑现本息,山东广宜无条件承担代偿义务,且担保方式是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唐清河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山东广宜的法人代表是张来春,是张金笑和张金鹏兄弟俩的父亲。前有博杰重工数亿元的资金流,后有房地产公司的担保承诺,唐清河认为这次肯定不会出问题了。然而到了第二次返息的日子,老人没等来银行转账,却等来中庆富佳人去楼空的局面。

“找不到张金笑、张金鹏兄弟,我们就到张来春在北京的公司去要钱、去闹,张春来还放了狠话,说就算是把钱给警察,也不给我们。”唐清河说,一起去讨债的投资人有上百名,大多数都是老人,最多有投了几百万的。

重压之下,2016年7月1日,中庆富佳又抛出第三张协议——以张金笑、张金鹏母亲丁秋云名义出具的《还款计划书》,承诺分六期还清本金。中国商报记者发现,这份还款计划书上除了有张来春、丁秋云的签字画押,还盖着一个名为“北京泰元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印章,法人为宋俊杰,但记者在该公司的工商信息中未找到张来春、丁秋云的名字。

“丁秋云承诺半年内还清本金,现在都一年多了,我也没看见一分钱。”就这样,跟张金笑、张金鹏签了《借款合同》、跟张来春签了《担保承诺书》、跟丁秋云签了《还款计划书》,一家四口抛出的三纸协议,套走了唐清河55万养老钱。而当初跟唐清河信誓旦旦保证的业务员张志斌,也换了手机号码,联系不上了。

以投资虚假养老项目为名诈骗

在借款协议书上,除“本资金作为专款将直接进入北京丰台西山老年公寓项目”一行字以附注形式出现外,再无关于丰台西山老年公寓的信息和盖章。

就在唐清河第二次投资中庆富佳的那段时间,他又在街头发小广告的业务员那里接触到另一款理财产品,“业务员跟我说,投资的是丰台区西山老年公寓项目,项目马上就建成了。”为了打消投资人的疑虑,项目方北京领金天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组织唐清河等一众投资人到养老公寓实地考察。“把我们用大巴车拉到老年公寓,请一名姓赵的工作人员给我们做介绍、讲解。听了看了,觉得还不错。”

唐清河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西山养老公寓离自己家不远,如果孩子攒不够钱买房,自己和老伴儿还打算搬到那去,把房子腾出来给孩子住,他决定再投一笔。

2016年5月18日,唐清河老人与领金天下签署借款协议,借款30万元,借期三个月,月利息3%。在借款协议书上,除“本资金作为专款将直接进入北京丰台西山老年公寓项目”一行字以附注形式出现外,再无关于丰台西山老年公寓的信息和盖章。

“签订合同后,第一个月返还了9000元利息,随后就没有动静了。”唐清河给业务员打电话,业务员手机关机;找到领金天下的办公地址,发现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去法人代表关立民家里找,“邻居说早就搬走了,连空调都拆了”。唐清河和其他借款人又到西山老年公寓讨说法,老年公寓的负责人则告诉他们根本没有授权给领金天下融资这回事,“当初给我们介绍的赵姓工作人员说根本不知道我们是借款人,还以为我们这些老人是有意向入住老年公寓,提前来了解情况的。”

唐清河这才发现,自己又被骗了,但他不知道的是,其实早在他接触领金天下之前的4月26日,北京市丰台区西山老年公寓就在新浪网上发布了一则声明,声明强调:在网上和微信上有关西山老年公寓项目转让、股权问题及以抵押的名义出售理财产品等一切信息均不属实,北京南山君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西山老年公寓项目推广及运营的唯一指定单位。

几经周折,领金天下涉嫌集资诈骗终于被刑事立案。唐清河说,距立案已经八个多月了,他多次到公安机关询问案件进展,但仍然没有消息。

律师:立案难 界定难 挽回损失难

目前老年人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面临立案难、取证难、挽回损失难的窘境。

北京老年维权服务工作站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在老年人陷入涉众型经济犯罪的案例中,投资企业和理财产品类占到总体的39%,仅次于购买药品保健品,而前者的涉案金额明显高于后者。他们以虚构高收益低风险“自抬身价”,有的年回报率高达40%;并且作案方式趋于职业化,通过成立公司、假借国家或行业发展政策、聘请名人做广告等给犯罪活动披上伪装外衣。

北京至诚律师事务所、北京老年维权服务工作站工作人员武捷律师告诉中国商报记者,目前老年人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面临立案难、取证难、挽回损失难的窘境。

“有的案件仅有一两名被害人前来报案,基于如何证明对方一定是诈骗行为或非法集资行为而不是民事纠纷的审慎,侦查部门往往在报案人达到二十人以上才会立案侦查。”

“罪与非罪的关键在于‘非法占有目的’,涉及这类型案件的交易大多符合民法合同要件,有的是签订了投资协议、借款合同,有的则是实际意义上的买卖合同,司法机关需要区分是正常的民间借贷还是一般违法行为还是触犯刑法的犯罪行为。”

武婕还表示,经济类犯罪案件追赃难度大,犯罪嫌疑人通过各种手段伪装、隐蔽和转移自己的财产。此外,司法界对投资人的诉讼地位的确认意见不一,有的投资人不被视为刑事案件中的被害人,不利于追偿。

“老年人的年龄和经历的时代特性让他们特别容易轻信别人,虽然现在有些老人在选择理财产品时会查看公司的注册资本、担保企业等信息,但由于老年人信息结构陈旧、获取外界信息渠道单一、法律意识相对薄弱等,很容易被犯罪分子的花招所欺骗。”北京至诚律师事务所、北京老年维权服务工作站负责人刘晓颖律师表示。

刘晓颖提醒老年人,一定要建立并提高防骗意识,不能有天上掉馅饼的心态;遇事不能急于决策,要多和家人、子女沟通。(应采访对象要求,唐清河为化名)

记者手记 〉〉〉

“好几次不想活了,自杀的地方我都想好了。”

第一次见到唐清河是在上个月26日,北京老年维权服务工作站举办的“防范非法集资宣传月”座谈会上,唐清河作为受害老年人代表发言。他的声音很疲惫,缓缓地讲自己怎么兢兢业业工作、怎么上当受骗、怎么艰难维权。老人说自己现在是“又怨、又悔、又恨”,被骗后不敢跟孩子们说,也不敢让外人知道,怕被笑话,自己承担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会后,刘晓颖律师找到唐清河,嘱咐他保重身体,话还没说几句,声音就哽咽了。刘晓颖告诉记者,唐清河来找过她三次,一开始还不觉得钱拿不回来,觉得有实体公司、有担保,“当他真正意识到钱拿不回来的时候,对老人的打击可想而知,这一年来他虚弱了很多。”

作为北京老年维权服务工作站的负责人,刘晓颖接触过很多与唐清河情况类似的老人,“原来我们还提醒老年人要分散投资,后来发现分散投资的风险依旧很大,因为老年人接触这些理财产品的渠道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很多来源就是早市上、公交车站发的理财传单、小广告,这样受骗的几率特别大。”

采访过程中,一提到追回借款希望不大,唐清河就显得很激动,“现在社会太复杂了,过去的话老年人哪会遇到这种情况。”随后又无奈地说:“现在老了,对社会了解少了,干脆别沾这个(投资理财)就行了。”

“这么一大笔钱,当时投资时怎么没想着跟孩子们商量一下呢?”采访最后,记者问唐清河。

“嗯,没想着”,老人的声音低了下来。

“平时做什么事也都是自己做决定吗?”

“唉,就是这么个情况。”

记者在百度搜索“丰台西山老年公寓”,跳转的网页第三条内容就是上文中提到的那则西山老年公寓声明,如果唐清河在投资前能上网查查资料,或者让孩子们帮忙咨询一下,或许仅剩的30万元就不会被骗走。

著名犯罪学家、犯罪被害人学的代表人物汉斯·冯·亨蒂希早在20世纪40年代就指出,“老年人握有大多数的积累财富和财富给与权,同时,他们身体虚弱、精神衰弱。财富和身心脆弱的共同作用使得老年人处于危险之中,老年人是理想的掠夺型攻击的被害人。”(见习记者 王立芳)

(编辑:宋韶辉)
关键字: 骗局 老人 投资 万元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