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包养情妇背后谎言:借腹生子充当“白手套”_社会_政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政经频道首页 > 社会 >
个股查询:
 

贪官包养情妇背后谎言:借腹生子充当“白手套”

本文来源于观海解局 2017-04-24 08:01: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原标题:贪官包养情妇背后的谎言:借腹生子 充当“白手套”

(法制晚报记者岳三猛)今天,《中国纪检监察报》剖析了汕头市档案局原局长陈乐群严重违纪问题。其中提到,他受封建思想影响,为了生儿子而包养情人。

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梳理中纪委机关报近年来曝光的案例发现,贪官找情妇的情形虽千差万别,目的却大致有3类:借腹生子、充当受贿索贿“白手套”,以及妄想所谓的婚外“爱情”。

无论哪一种谎言,戳破后结局却是出奇地一致:情妇成为贪官走向犯罪的推手,不但双双身败名裂,还会身陷囹圄。

借腹生子:封建残余阴魂不散

据报道,2016年10月18日,广东省汕头市档案局原局长陈乐群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这名出生于1956年的官员原本家庭幸福,妻子是中专学校教师,女儿从小成绩优秀,在海外留学后已成家立业。但是,受封建思想影响,他一直想要个儿子,这已经成了他的心病。

(陈乐群)  

(陈乐群)

据陈乐群交代,2004年,一位刚从学校毕业来汕头工作的女子贺某与他相识以后,再生一个儿子的想法促成了他与贺某发展成情人关系。2014年,私生子诞生,恰逢陈乐群处在59岁这个年龄,他不禁想趁在位之际捞一把,为儿子打下丰厚物质基础。

为了使贺某母子的“生活费”得到保障,短短几年里,陈乐群“殚精竭虑”,千方百计寻找能够来钱的途径。2013年初至2016年9月,他通过串通投标、直接指定等手段敛财140万元。最终,恰恰是一家企业打给情妇的“茶水钱”揭开了他贪腐的真面目。

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发现,就在3月30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了广西测绘局原局长陈仲怀案件警示录。与陈乐群一样,这名正厅级干部也是被封建残余思想控制,起了包养情妇生子的邪念。

1980年9月,陈仲怀结婚组建了家庭,1982年育有一女。但是,家里的老人认为,无儿便是无后。不断受到这些思想的侵袭,陈仲怀心里隐隐作痛,要一个儿子的念头不断在他脑子里打转转。

(陈仲怀)  

(陈仲怀)

2002年,陈仲怀认识了在南宁打工的女青年魏红(化名),并发展为情人关系。一年之后,魏红生下一个男孩。为解决这对母子的生活开支,陈仲怀担任局长后变本加厉,抓住一切机会收钱、捞钱,然后购置商品房、小轿车供魏红使用。据不完全统计,陈仲怀共为魏红花去158万多元。

报道称,陈仲怀与情妇非婚生子,是其蜕化变质,从所谓的业务型领导变成敛财型贪官的一个关键点。

其实,共产党员没有理想信念,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容易屈服于金钱、美色,走上违纪违法的道路。正如陈仲怀在忏悔书中所写:“腐败的根源在于思想先腐败,继而导致政治腐败,公权滥用,公权私用,最终导致经济腐败,收受贿赂,贪赃枉法。”

情妇“白手套”:贪官幕后收钱

如果说借腹生子的贪官拼命捞钱是为了情妇及私生子,那么有的贪官则是将情妇视为受贿索贿的“白手套”,自己是背后真正的收钱者。

2014年11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在剖析湖南交通厅“塌方式腐败”时指出,交通工程项目利益如此之大,来钱又是如此容易,湖南省交通厅的党组书记、副厅长陈明宪,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局长冯伟林等人不会让“肥水流入外人田”,但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他们不直接收受钱物,而是让最亲近的朋友、情人和亲属等特定关系人从中当“二传手”,他们在“前台”玩权,特定关系人在“后台”收钱。

具体的操作方式是:先由特定关系人与项目承建商事先约定分成方式或好处费金额,然后通过打招呼让约定的承建商中标,再通过特定关系人收受财物。

(陈明宪当庭忏悔)  

(陈明宪当庭忏悔)

在利用情人当“白手套”方面,九江市国土系统腐败窝案串案中的一员——星子县国土局局长周敏真可谓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报道称,周敏与情妇胡某开办“情人店”,利用职权为后者所开办的土地评估公司承揽业务,并帮助胡某干预土地拍卖业务,从中谋取不正当利益20余万元。

对于此类情妇收钱的情况,新华社认为这能给官员们以警示: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真地以为经过情妇的中转,不义之财就能够被“漂白”。实际上,情妇非但不会让钱更隐蔽,反而会让钱更暴露。

因为在情妇收钱的过程中,不但会暴露出贪官“乱伸的手”,还会暴露出贪官好色的“狼尾巴”。

所谓“爱情”:为了情妇疯狂敛财

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注意到,一些奇葩的贪官包养情妇,竟然敢打着所谓“爱情”的幌子,暗地里却行婚外情、背叛家庭之实。

比如湖北省南漳县信访局原局长郭良明(男)和原副局长刘定(女)。报道称,刘定与丈夫聚少离多,郭良明则尽可能地给予其生活上的帮助。在众人眼中,他们是工作中的好搭档,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郭良明对刘定的好感与日俱增,先后花在其身上60多万元,金银首饰、名牌衣装更是大方送出。

最终,两个有家室的人,违背了伦理道德,确定了情人关系。为了维持这段畸形的关系,郭良明侵吞、索贿公共财物,而刘定则言听计从。经查,从2007年至案发,两人贪污受贿近200万元。

而在这方面更为典型的是安徽太和县委原书记刘家坤与情妇赵晓莉。

(刘家坤与赵晓莉同堂受审)  

(刘家坤与赵晓莉同堂受审)

赵晓莉是阜阳有名的千万富姐,在协调一块土地时,她做生意的气魄让有刘家坤感到惊讶和佩服。两人在工作之外的接触多了起来,从喝茶聊天,发展到出入高档会所。2004年的一天,两人发生了不正当关系。

刘家坤这样宽慰自己的出轨:找个千万富姐谈感情,至少以后经济上不会出问题。赵晓莉的举动让他感动,他每次去赵晓莉那儿,赵晓莉只要看他钱包里没钱了,总会往里面放上三五千块钱。

2006年7月,赵晓莉生下一个男婴。50岁的刘家坤总是在夜幕掩护下偷偷到医院看望赵晓莉和初生的婴儿。为了安全起见,赵晓莉母子搬到上海居住。刘家坤盘算着在上海再买一套大房子,便开始主动出击,或暗示索贿,或投资入股、收受干股,聚敛财富。

经查,刘家坤伙同情妇赵晓莉受贿2900多万元。最终,前者被判无期徒刑,其情妇赵晓莉也获刑13年。《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指出,刘家坤的身败名裂归根到底是他自身修养出了问题,然而其情妇赵晓莉在其中所起的“催化”作用也是显而易见。

七情六欲人皆有之,然而道德有高尚、低劣之分,情趣有健康、病态之别。古人曰:“声色者,败德之具。”领导干部权力在手,一旦沉溺声色,必定丧失信念、丧失原则。

祸生于淫逸,患始于声色。以上诸多贪官的殷鉴就在眼前:钱色合流,必定是一条毁灭之路。党员领导干部要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力争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自觉抵制诱惑,慎重走好人生每一步,即使不能留名青史,也会让人生更有价值。

来源:观海解局

(编辑:林辰)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