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被贴条后起诉交警获胜:8个月“较真”为了解百姓不易_法制_政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政经频道首页 > 法制 >
个股查询:
 

民警被贴条后起诉交警获胜:8个月“较真”为了解百姓不易

本文来源于北京时间 2017-04-12 22:02:45 我要评论(0
字号:

因觉得处罚程序有问题,陕西渭南民警寻晓东为了一张百元罚单“状告”交警。用8个月时间体验了群众办事有多难。

2016年4月,陕西渭南民警察寻晓东,在陕西咸阳因违章停车收到了一份罚单。此后处理罚单的过程中,他认为交警的处罚过程存在瑕疵,便以一名普通公民的身份进行了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近日,他把经过网上发帖公布,引起关注。

2016年12月16日,法院一审判决寻晓东胜诉。这一异地“维权”,他前后耗时8个月,从渭南到咸阳近10次,花费不低于2000余元,最终拿回了自己的百元罚金。

虽然胜诉,但旁人眼里他有点“疯”,同行之中也有人对他“跟自己人较劲”颇有微词。寻晓东告诉北京时间“暴风眼”,这次“较真”主要是想了解老百姓办事的不易。另外,他兼任单位法制员,因此把这段经历算作一次推进法治建设的调研。

对于其中的缘由、辛苦,寻晓东接受了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的专访。而咸阳交警部门未回应北京时间的采访要求。

 “较真儿”警官遭遇瑕疵处罚

“暴风眼”:事情的起因是什么?

寻晓东:2016年4月9日,我到陕西省咸阳市办事,因为违章停车被贴了一张《违法停车告知单》,上面注明了车辆信息、违法停车时间、地点及法律条文,并要求我在15日内去“咸阳市交警支队交通违法行为处理教育中心”接受处理。

2016年4月18日,我去“咸阳市交警支队交通违法行为处理教育中心” 接受处理。在处理窗口,我把《违法停车告知单》递进去,按照窗口民警要求交了100元。之后,拿到了一份《咸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渭城大队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

然后我觉得,这个处罚过程有问题。

“暴风眼”:为什么?

寻晓东:我是警察,也是法制员,对法律法规、处罚流程都很了解。

行政处罚的告知程序需要打印“行政处罚告知笔录”或“告知书”,要被处罚人签字、按指纹确认。但当时的窗口民警没有走这套程序,所以我认为,这个处罚的程序不合法。

为此我专程去渭南市公安局法制支队请教了支队的有关领导,领导在执法程序和执法主体两个层面对案件进行了分析和指导让我信心倍增。

 为百元罚单花费千元

“暴风眼”:之后你做了什么?

寻晓东:我两次到咸阳市交警支队申请行政复议。后来又去过多次咸阳市渭城区法院。

“暴风眼”:为什么要去这么多次?

寻晓东:主要是递交“行政起诉状”,催问案件办理情况,领传票,两次开庭,和法官交流,领一审判决书。2016年12月16日,法院判决我胜诉,撤销了“咸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渭城大队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并判交警队承担本案诉讼费50元。

最后一次,是2017年1月6日,在办案法官的主持下交警队履行了生效判决,退回了我交的100元罚款并支付了50元诉讼费。

这个过程很麻烦。例如,行政复议分口头、书面两种。但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接待我的交警说不受理口头行政复议,必须要提交书面的。而且,还让我改天再来交书面《行政复议申请书》,因为他有事儿。

第二次去,接待我的民警拿着我已经交过罚款的《处罚决定书》念,可以进行行政复议或者诉讼。并说已经告知我了。当时,我觉得他在糊弄我。但如果第一次就按照法律流程办事,我可能去一趟就可以了。

还有,一般单位是8点上班,去办事才知道,交警负责这件事的民警8点半上班,法院9点上班。你去早了就得等着,还可能等不到人,就只能回去了。多几次,就想放弃。

前后算下来,我总共花了8个月,从华州到咸阳120公里,我来来回回跑了十多次。时间、经济的成本太高了。在这一过程中,我还出了车祸差点丧命。而不算修车的费用,我花了2000多元。

 隐瞒身份“体验”办事难

“暴风眼”:为了100元钱费这么大力气值得么?

寻晓东:这次自己被处罚,只是一个进行调研的契机,以了解老百姓办这种事儿有多难。换做别人可能就放弃了,只有我们搞调研才不惜代价。

“暴风眼”:你为什么要以群众的身份去做行政复议甚至去诉讼?

寻晓东:我的初衷是站在群中的角度,换一个角色,切身的感受一下群众维护自己的权利有多难。因为我从警20多年,期间,有几次我参与的案件被投诉或被要求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感觉老百姓办这种事很难。

“暴风眼”:交警是否知道你的民警身份?

寻晓东:一开始不知道,我的复议书和起诉状也没说我是民警,毕竟我是去搞调研的,不能暴露身份求得内部照顾。后来他们知道了,但整个过程也没有什么特殊照顾或是额外压力,如今的公安机关被复议和起诉已经很常见了。最重要的是本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案。

“暴风眼”:经过这8个月的调研,你的感受是什么?

寻晓东:群众不太了解法律,不懂法律程序,也缺乏意识。就拿这次的事来说,好多人,包括一个20年多年没联系的同学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处理交通违章。而他们都不知道还有告知这么一个流程。

另外,我认为有办事人员从思想和行动中,没有把群中利益当回事儿,也有不耐烦的。

“暴风眼”:你在20年从警生涯中,是否也有过对群众不耐烦等情况?

寻晓东:以前有的。印象比较深的,是我办的一位老人受伤的案子。法医、围观者都能证明他是自己摔倒受伤的,但老人一直在说是别人给他划伤的,反复告,甚至还要告我。那时接触他,我是带着情绪的。

“暴风眼”:你现在还会不耐烦么?

寻晓东:我现在能理解,群众对法律的了解、理解是有差异的。他会站在他的生活经验、生活圈子中考虑。另外,作为民警,都接受过警校的培训,熟悉自身的业务,但如果你换一个行业是否还能精通人家的东西?

  被家人说是“疯子”

“暴风眼”:你本身就是警察,去告同行,家人、同行怎么看你?

寻晓东:在我的本单位,法制部门的领导、同事都很支持我,认为这是为中国法制建设做贡献。但也有些同事会给我些善意的提醒,毕竟是自己人告自己人,影响不太好。但我作为一个民警,要尊重法律。事后,咸阳交警队的领导说我的诉讼对他们是个促进。

至于家人,在平时,他们很支持我的工作。但在这件事上,家里人说我是“疯子”。

文/范博韬

(编辑:songshaohui)
关键字: 后起 陕西 民警 百姓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