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官方基尼系数存在低估 富人样本低是主要原因_政经时政_政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政经频道首页 > 政经时政 >
个股查询:
 

专家:官方基尼系数存在低估 富人样本低是主要原因

本文来源于新浪财经 2016-11-19 13:52:36 我要评论(0
字号:

新浪财经讯 由华中科技大学和中国侨商联合会共同主办的第六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优秀成果奖”颁奖典礼暨2016中国经济发展论坛于11月18至19日在北京举行。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出席并演讲。他认为官方公布的基尼系数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低估。这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包括高收入户样本偏低、个别收入项目的遗漏(比如住房的租金)以及流动人口样本的严重缺失。他认为,随着中国的富豪越来越多,统计基尼系数时这些样本比重太少,明显是不客观的。

他指出,在22个欧洲国家中,经过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的调节,收入差距都有明显下降。降幅最小的是以色列,其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下降了22%,降幅最大的是斯洛文尼亚,其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下降了38%。这些国家的平均降幅在30%左右。相比之下,中国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的调节力度非常有限,其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仅仅下降了8%。

他认为,中国个人所得税的覆盖人群较小,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非常有限。他建议调整税收结构,提高直接税,减少间接税,并加快推行房产税、遗产税,加强对高收入人群的税收监管。

以下为演讲实录

李实:谢谢徐教授,谢谢会议主任的邀请。祝贺第六届张培刚奖的获得者。

我今天要讲一下对于当前收入分配的状况的一些基本判断,大概讲四个问题。第一个,中国收入差距是否出现了缩小的趋势?对这个问题是有争论的,谈一点最新的一些研究成果。第二个,财产分布不平变得更加严重?也是我们做得一个新的研究成果。第三个,政府再分配政策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第四个,我再讲一讲关于收入分配政策体系的一些看法。

首先关于收入分配是否出现缩小的趋势?对这个问题学术界有争论的。2001年以前是由世界银行估计的时候,也应用了国家统计局的基础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估计出来的结果比较有相似性。2002年,这是由课题组估计的结果。2003年以后,大家应该知道,是由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关于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的结果。这样一个变化趋势大家可以看到,在2008年之前,我们国家的收入差距不断扩大,到2008年达到最高点,大概是0.491。根据官方的统计数据,估计的结果,应该是2008年以后出现了一个缩小的过程。2015年,大概是0.46左右。

对于这样一个结果是有争论的,为什么呢?有一些民间的数据,包括北大的数据,包括西南财大的估计的数据高于官方的数据,差距是民间抽样的结果,估计抽样结果取决于高收入样本代表性,如果越高的话,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带来收入差距就会越高。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可能官方公布的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有低估的可能性。

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第一个,高收入户样本偏低。因为现在有钱人越来越多,富人越来越多,这一部分人的话不在抽样样本里面,对收入差距有一定程度的低估。

第二个,官方的关于居民的收入定义是有缺陷的。有一部分收入没有包括进去,比如持有住房的估算租金,这个在官方的租户调查里面、收入定义里面没有包括。我们现在住房成本在居民消费指数占得比重越来越大,这一部分内容不包括进去,也会造成很大的低估的问题。

第三个,流动人口样本的缺失。在2013年以前,国家统计局统计的样本是城镇人口和户籍人口,流动人口不在调查框里。这一部分人口的缺失,而且这一部分人口的数量不断增加,也会造成收入差距的估计的偏差。

在这种情况下,高收入人群的问题,这几年虽然经济危机对中国的影响并不是特别严重,特别对高收入人群的增长率和财富增长率,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影响,这是福布斯富豪榜给出的,进入富豪榜的当中财富最低的那个人的收入的平均值,大家可以看到,应该说从2008年以后,这部分的人群财富增长率还是非常快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高收入人群在样本当中缺失,对于收入差距的估计结果产生很大的影响。

另外我的同事最近做了一个估计,如果把这样高收入人群的样本包括进去,对2007年到2013年这个期间的收入差距产生多大的影响?之所以我们有2007年和2013年整个抽样调查数据。根据他的估计,如果包括这一部分人,2007年到2013年这样一个收入差距是扩大的,扩大多少程度,是从0.49上升到0.55。从官方的数据来说,收入差距的缩小主要是来自于城乡之间,不是城市内部和农村内部,城市内部和农村内部收入差距都在扩大,城乡之间收入差距缩小,带来整体的收入差距的缩小,这是官方的统计数据。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样本偏差的问题确实是比较大的问题。刚才提到了收集了2007年、2013年的调查数据,对收入差距的变化做了重新的估计,当然使用了调查收入的定义,利用不同的权重,后来考虑到包括农民工样本,和不包括农民样本,是否进行了PPP的调整,购买力评价的调整。最后得出的结果,比较有意思,从2007年到2013年,即使使用我们的样本,我们的样本和官方的样本有很大的相似性,收入差距的变动实际上处在一个非常微妙的阶段。

就没有看到一个明显的缩小,为什么没有缩小?如果要是利用PPP进行一个折算以后,发现国家统计局收入定义、收入差距反而上升3%,利用其它的不同估计方法,可能有所下降。也就是说,这个期间收入差距处在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状态。这样一个稳定的状态,就意味着什么呢?我们很难从中得出一个判断,就是说,最近几年,我们的收入分配的状况有所改善,收入差距有所缩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加上我们的收入差距,还是比较高,收入差距比较大,在这种情况下收入状况不能过于乐观,我们估计城乡之间的差距是有所缩小,城市内部的收入差距不断扩大。

接下来关于财产分布的问题。为什么要谈财产分布?因为财产分布和收入的差距之间有非常强的影响性,相互的影响非常明显。而且特别这几年,随着财产积累不断增加,加上财产差距不断扩大,这样的话,对收入差距的影响越来越明显。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就是说在理解收入分配的同时,更多需要去理解我们的一个财产分配的问题。

所以在这儿同样做了一些相关的研究,我们利用2002年自己调查数据,利用北大社会科学调查中心收集到2010年的调查数据,我们对这八年期间,我们国家财产差距变动的情况做了一些分析,得出一个基本结论是,财产的增长率远远超高收入怎样率,在八年期间,财产年均增长率达到20%左右,这是非常高的,我们知道收入的增长率8%左右。另外财产差距的扩大远远超过我们的想像,这张图是2002年到2010年,不同财产组的人群一个财产份额的变化,大家可以看到,在2002年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国家财产差距并不是特别明显,也就是最高的这样一个人群,财产所占比重大概33%左右。

但到了2010年,大家可以看到,这个份额急剧上升,上升到什么程度?上升到62%。也就是说只有最富10%的人群他们的配额大幅度的上升,90%的人群,他们的配额不仅仅没有上升,都在下降。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如果看一下基尼系数更能够发现,基尼系数来看,在2002年的时候,我们国家财产差距的基尼系数比收入高一些,高出的幅度并不是很大,大概0.54。

到了2010年,估计出来的结果是0.73,而且上升的幅度非常明显。也就是说,在这个期间,收入差距的变化处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但是我们财产差距是在不断的扩大。这样一个扩大的过程,就使得财产的分布、差距的扩大,不断影响到收入分配,使得这样扩大收入分配的变得越来越明显。

中国的财产差距和世界上其它国家相比我们不是最高的,但是我们这样一个扩大速度应该说是世界上最快的。这张表是我们收集了大概150几个国家,有财产差距基尼系数的国家作为一个比较,大概都是在2010年左右的时间内,2002年大家可以看到,我们财产差距大概0.54,放在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相比是最小的,就是这条绿线。到了2010年,成了这条红线,相比来说,我们并不是说最高,但是我们发展速度是最快的。我就担心,这样一个不加限制的发展下去,最后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我想好的结果不能太多,更多是不好的结果。

对于这样一个问题,这个财产差距是收入差距的影响。根据我们的数据,财产性收入占居民收入当中一个比重,2007年的时候实际上这个比重不是很高,大概3%左右。到了2013年上升到8%。而且财产性收入的分配,基本上跟着高收入走的,收入里财产性收入越多,对收入差距整体上的贡献,根据最边上这两个方块所显示的,到了2013年已经超过了10%。就是说这样一个财产份额不断增加带来财产性收入增加,而财产性的分配更加不平等,导致了整体的收入差距不断地扩大。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确实应该考虑到采取更加有力的收入再分配政策。我们国家收入再分配政策在调节方面起到作用非常有限,利用我们2013年数据,估计我们收入再分配政策在降低收入差距上起到多大作用?这个方法比较简单,我们最后看居民可支配收入,在这之前是居民再分配得到收入,通过这个调查数据可以看到,根据市场上的收入,经过税收,经过转移支付最后得到可支配收入,这样可以估算不同收入的收入差距,比如他的基尼系数变化的情况,这是一个总体的再分配效益。

也就是说,当在市场收入的情况下,我们国家收入差距基尼系数大概是0.52的水平,应该这个水平和英国,甚至和美国应该差别并不是非常明显。经过税收,经过转移支付,当然这里有公共转移支付,还有个人转移支付,最后我们得到了一个收入差距基尼系数是0.44。总体上来说,基尼系数,经过这个税收,经过公共转移支付,大概下降了不到9%,再加上私人转移支付,下降了14%这样一个水平。

进一步看,税收的作用多大,转移支付的作用多大,看了以后感觉很失望,为什么失望呢?税收这一块,税收是关于所得税,加上各种各样的社会保险缴费,加上税收这一块,总体上来说,没有缩小收入差距,而是扩大收入差距。是一个累退性的过程,税和费都考虑进去扩大的收入差距,包括养老缴费、医疗缴费扩大收入差距。为什么呢?我们知道公务员是不缴费的,过去企业不缴费,现在企业也缴费,公务员在社会收入当中偏高的,是一个累退性的过程,税收这一块对调节收入差距没有太大的影响。

再看一下的话,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能够起到影响只是转移支付这一块。转移支付这一块,应该说起到影响作用主要是养老金这一块,包括其它的转移支付,包括农村低保、城市低保,包括农业补贴等等,缩小差距1%的水平上,主要是养老金再分配的过程。

另外中国的再分配政策的效益和其它国家相比,当然现在我们比的是发达国家,当然可能一些发展中国家没有这方面的数据,没有做这方面的研究,特别跟OECD国家相比,发达国家相比,他们分配的效果是非常有限,大家可以看到,这是20几个欧洲的国家,红颜色是我们中国色,这样的话,大概整个再分配效应,刚才提到了只有8%左右。对于欧洲国家基本上平均在30%左右。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现在需要是什么呢?进一步加快收入再分配改革,进一步加大收入再分配政策效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出台一些再分配的收入不够,包括转移支付相关的项目,应该说力度非常有限。我们最近做了一个关于低保在扶贫瞄准这方面的研究,最后发现,低保对于减少贫困有一定的作用,但是由于瞄准误差的问题,由于低保覆盖面不足的问题等等都带来了对于扶贫的影响,没有达到所想像的程度。

另外最重要还是一个税收政策的调整的问题,刚才看到,就是说我们个人所得税几乎没有有助于缩小差距,重要的问题是什么?个人所得税覆盖的人比较少,大家可能知道,全国交个人所得税的人大概只有三千万人,我们13亿人只有三千万人交个人所得税,这个公平税,高收入人群不缴费,再加上个人所得税整个税收非常有限,调节的作用非常有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怎么提高这个直接税,减少间接税,成为税收调节作用的问题,调节的作用更加明显。

增加公共转移支付的项目,特别是贫困儿童的资助应该提到议事日程,为什么呢?这样一个对贫困儿童的救助或者补贴,各种各样的方式,已经成为国际上认为最有效的扶贫再分配,在我们国家是非常有限的。其它还有很多,因为时间的关系就讲到这儿,谢谢大家。

(编辑:chaiwei)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