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法院“开战”!“干扰调查”被罚10万元后,河南省人民医院有话要说_法制_政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政经频道首页 > 法制 >
个股查询:
 

医院法院“开战”!“干扰调查”被罚10万元后,河南省人民医院有话要说

本文来源于新京报 2016-08-23 08:11:15 我要评论(0
字号:

因为一封病历,河南省人民医院和开封市鼓楼区法院“开战”了。

8月19日中午11点,开封市鼓楼区法院两名工作人员,来到河南省人民医院,要求核查并复印一份病历资料。而院方提出,需要查看经办的法院工作人员身份证,遭到对方拒绝。双方随即产生争执。当天下午,开封鼓楼区法院对河南省人民医院作出了罚款十万元的处罚决定,直指医院“故意刁难”。随后,医院方也发文回击,称法院“决定草率”。

多名法律界人士表示,在该起事件中,法院存在工作方式简单粗暴等问题,而医院方面流程缓慢,虽无法确定是否故意,但也涉嫌“拖延”。

8月22日下午,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从开封市鼓楼区法院获悉,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了河南省人民医院的复议申请,就此事,双方将继续协调处理。

▲开封市鼓楼区法院法官与河南省人民医院工作人员发生争执。 视频截图

  “查看身份证”起争执

“战争”因一份病历单而起。

去年年底,开封市鼓楼区法院受理了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原定今年8月份开庭。而就在开庭前夕,被告人却提出,自己正在河南省人民医院进行治疗,要求延期开庭,并提供了一份病案号为001463736的病历。

8月19日上午11点,鼓楼区法院两名工作人员来到河南省人民医院病案室,要求根据病案号调取病历资料,并复印存档。病案室工作人员在检索了病案号后发现,其登记的患者信息与法院要求查阅的人员并不相符。发现病案号与人员信息对不上,现场法院人员遂提出,将该病案号下的住院材料复印并带走。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看到,在法院工作人员提供的介绍信中,注明了需要调取的病案号和人员姓名、身份证号等信息。在接受采访时,河南省人民医院宣传科一名许姓工作人员称,由于病案号和身份信息并不一致,院方随后提出,在法院工作人员出示身份证,完善相关手续后,再行复印。

在河南省人民医院提供的视频资料中,重案组37号探员看到,两名身穿便装的法院工作人员情绪激动,其中一名女子不断拍打桌面,称法院办事“不需要出示身份证”。而院方则坚持,在手续不完善的情况下,无法提供病历信息。

▲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要求调取病历的介绍信。 网络图片

  法院医院隔空“交战”

当天中午11点50,鼓楼区法院的两名工作人员再次来到了医院,并出示了一份新的介绍信。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看到,这份介绍信中,仅保留了病案号,删去了被告人身份信息。

▲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第二次开具的介绍信,删去了被告人身份信息。 网络图片

在鼓楼区法院发布的情况通报中,医院医务处工作人员认为法院提供手续齐全,病案室应予以办理。由于此时已到中午下班时间,医务处人员答应“协调病案室下午上班后优先办理。”到下午3点,当法院工作人员再次来到病案室时,对方依旧提出需要出示身份证,双方再次就此产生争执,法院人员随后离开。

到下午5点19分,事情发生戏剧性变化。两位法院工作人员带领两名法警,来到病案科,向河南省人民医院下达“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罚款决定书”,决定对河南省人民医院罚款10万元。

▲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对河南省人民医院罚款10万元的处罚决定书。 网络图片

8月21日凌晨,鼓楼区法院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声,直指医院“无端刁难、无故推脱”。当天深夜,河南省人民医院发文反击,否认“无故拖延7个小时”一说,质疑法院执法过程简单粗暴,处罚决定过程草率。

双方一场口舌之争,就此展开。

▲河南省人民医院就被罚款一事做出说明。

  探员追问

  医院是否涉嫌“故意拖延”?

从上午11时,法院工作人员进入医院取证,到下午5点多,下达罚款决定书,鼓楼区法院调取病历的过程,将近7个小时。法院方面据此提出,医院系“故意拖延”。

在接受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采访时,河南省人民医院宣传科的许姓工作人员否认了此事。她表示,法院的这一说法,混同“历时7小时”与“拖延7小时”两个概念,而两名工作人员三次来到医院,在院内一共呆了不到一个小时。“如果他们隔一个月来办理,是不是可以说我们拖延一个月?”

重案组37号探员注意到,在国家卫计委颁布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2013年版)》第二十条规定,公安、司法、人力资源社会保障、保险以及负责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部门,因办理案件、依法实施专业技术鉴定、医疗保险审核或仲裁、商业保险审核等需要,提出审核、查阅或者复制病历资料要求的,经办人员需提供包括调取病历的法定证明、经办人本人有效身份证明、经办人本人有效工作证明等材料。

医院方面据此认定,在法院工作人员不提供身份证的情况下,不能调取并复印病历材料,医院的处置合乎规定。

8月22日下午,重案组37号探员从开封市鼓楼区法院了解到,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了医院的复议申请。

  法院执法过程有无过错?

在河南省人民医院看来,院方全程“主动配合”,反倒是法院工作人员未着制服、拒绝出示身份证,并且干扰医院正常工作秩序。在医院提供的几段视频中,身着便衣的法院工作人员情绪激动,并不住拍打桌面。

鼓楼区法院宣传处的一名工作人员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证实,视频中的两名工作人员,均来自该院,其中女性为法官,男性为司法警察,此前均出示了相应工作证件,并携带了介绍信等材料。

法院工作人员调查取证,是否可以着便装?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永杰告诉重案组37号探员,在实际执法中,制服并非硬性要求,由于事先出示了工作证,穿着便装也并无不妥。在执法过程中,医院方面有配合的义务。而在此过程中,医院的流程显得有些拖沓,干扰了调查进展,尽管其并非出于主观故意,但也有“拖延”的嫌疑。

不过,王永杰也表示,根据现场情况看,法院工作人员态度简单粗暴,对医院的正常秩序产生影响,干扰了其他患者就诊。“从这一方面来说,法院执法过程至少是有瑕疵的。”

  罚款决定是否正当合规?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获悉,事发当日下午3点多,鼓楼法院的两名工作人员在丢下一句“十分钟内复印完毕,否则罚款”后离开医院。而两个小时后的5点19分,两位法院工作人员带领两名法警,向病案科当场下达了“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罚款决定书”。医院方面据此质疑,从口头告知到处罚通知书送达,前后历时两个小时,这样的罚款决定,显得草率。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有义务协助调查、执行的单位,拒绝或者妨碍人民法院调查取证的,可以对其主要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其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对单位的罚款金额,为人民币五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

王永杰律师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在罚款决定方面,法院自有裁量权,对时间上并无明确规定。“只要公章在身边,实际上,当场开具罚款决定书都是有可能的。”因此,从程序上来说,法院出具的这份罚款通知书并不违规。

【作者:王煜】 (编辑:林辰)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