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中国中间阶层与其他社会阶层相比更关注政治_法制_政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政经频道首页 > 法制 >
个股查询:
 

邓聿文:中国中间阶层与其他社会阶层相比更关注政治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12-23 14:27:38 我要评论(0
字号:

邓聿文

邓聿文

【财经网讯】“中国的中间阶层与其他社会阶层尤其是下层阶级相比,虽然更加关注政治,也更积极采用非正式途径和个人行动来解决与政府或官员的冲突,但对现政权的认同度较高,相反,支持民主和民主化的可能性更低。”11月14日,北京改革与发展研究院理事邓聿文在由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主办的第二届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上如是表示。

邓聿文指出,从一些学者的实证调查和研究来看,迄今为止,中国的中间阶层还是更多地表现出维护社会稳定的力量,中间阶层对社会政治变迁的态度倾向于保守主义而不是自由主义,并且在中间阶层的上层,其保守主义倾向要比下层更强烈。

以下为邓聿文发言实录:

我发言的题目是“中间阶层的政治态度”,由于国内没有“中产阶级”的提法,学术界多数以“中间阶层”来替代,实践中,中间阶层大体上与其他国家所讲的中产阶级相似。之所以选这个题目,是受到两则新闻的启发。前不久瑞士信贷公布了他们的最新研究,中国民众拥有财富在 5 万至 50 万美元间的人数已高达1.09 亿人,中间阶层总数已超美国,而且数量成长脚步也快于美国,以中国14亿人口计,中间阶层占总人口的比重接近8%。如果去掉18岁以下的小孩和青少年的话,中间阶层人数估计要占20%,这一比例已经相当不错了,表明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了很大进步,因为改革的一个主要结果和目标,就是促进中间阶层或叫中产阶级的成长。

第二则新闻是人民大学最近发布的一个报告,指中国将要面临着第二次大规模的下岗失业潮。中国第一次下岗失业潮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那次失业潮的起因是许多国企破产倒闭,所以才有朱镕基总理抓大放小的国有企业改革,当然也可以反过来说,是国有企业抓大放小引爆了国企职工下岗潮。从今天的角度看,上次失业的工人状况很值得同情,一是补偿很少,二是吃惯了大锅饭,人到中年被推上市场。国企主人翁地位没有了,心理有非常大的落差。但那次好在有大量蓬勃发展的私人企业可以承接这批下岗工人,所以只要放得下身段,还是有业可就。

然而这次不一样,这次下岗失业潮的背景是经济不行,陷入萧条,不仅部分国企亏损,要进行裁员,更有很多制造业私企倒闭,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可以承接的渠道。虽然现在政府天天喊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服务业可能能吸纳一部分人就业或创业,但不是人人都能创业的,因为创业依赖很多因素,所以,当大量下岗失业人群不能再就业时,会出现什么问题,需要考虑。

另一方面,本轮失业潮与上次还有个不同,就是许多高学历的人将会失业或面临失业威胁。这就涉及到上面说的中间阶层。假如中间阶层的下层被抛入失业队伍,由中产重返贫困,有可能加剧社会动荡,对中国的政治稳定构成挑战。

这里存在一个如何认识中国的中间阶层的问题。为什么要加上“中国”的这个定语,这是因为中国的中间阶层可能既有中间阶层的一般要素,又带有很强的中国特色。对于中间阶层,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但大多数学者用收入、教育背景和职业作为衡量中产的主要标准。其中,收入又是最重要的标准,因为较高的收入一般也意味着良好的教育和体面的职业。

社会学家通常将中间阶层为主的社会称为橄榄型社会,这样的社会既保持了一定的流动性,又比较稳定。但需要指出的是,橄榄型社会是一种完成式,也就是中间阶层已经成为社会的主体,社会的各种制度都高度适应这种社会结构。而在多数发展中国家或者转型国家,它们是正在向中间阶层为主的橄榄型社会迈进,是一种进行式,中间阶层的结构还没有定型。这种情况下,如果社会经济条件发生变化,对中间阶层会造成很大影响,可能由社会的稳定器变为不稳定的力量,这在历史上都有过教训。比如,法国大革命、布尔什维克起义和中国革命都是由对当时政局不满的中间阶层人士领导的,虽然主力在后期变成了农民阶层、工人阶层等劳苦大众。

美国政治学者李普塞特认为,随着中间阶层的发展壮大,其对民主的需求也会增加,中间阶层将会成为社会民主化的推动力量。他在《民主的一些先决性社会条件:经济发展和政治合法性》一书中,提出如下几个论点:第一,中间阶层不仅学历较高,接受了良好的现代教育,而且由于其较高的收入水平和社会地位,通过媒体获取信息的能力方面都比较强,因此,他们不仅对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理念有更多的理解和认识,即对民主主义持有较强的亲和性,而且参与意识和参与能力较高。第二,中间阶层在劳动人口中的比例与经济发展水平有着密切的关系,即产业化、城市化的发展推动着中间阶层的成长。第三、在经济不断增长的过程中,中间阶层逐渐成长为社会的主流,并对扩大政治自由与权利,进一步拓宽政治参与的渠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第四,中间阶层的思想和行动相对理性稳健,在转型成功后又成为支撑民主政治安定而又成熟的重要力量。

李普塞特关于中间阶层的这些论点特别是其对于民主化的推动,见诸人类历史,大部分是符合的,也有些不符合。那么,中国的中间阶层是社会的变革者还是社会现状的维护者?从一些学者的实证调查和研究来看,迄今为止,中国的中间阶层还是更多地表现出维护社会稳定的力量,中间阶层对社会政治变迁的态度倾向于保守主义而不是自由主义,并且在中间阶层的上层,其保守主义倾向要比下层更强烈。在对待国家态度上,中间阶层作为整体也表现出明显的政治保守主义倾向。换言之,中国的中间阶层与其他社会阶层尤其是下层阶级相比,虽然更加关注政治,也更积极采用非正式途径和个人行动来解决与政府或官员的冲突,但对现政权的认同度较高,相反,支持民主和民主化的可能性更低。原因在于以下两点;

一是中国的中间阶层多数位于体制内,占到被调查人数的60%。即使不在体制内,与体制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占中间阶层上层很大比例的私营企业主和高级管理人员包括高级知识分子,就是这样。这使得他们不可能去挑战现有体制。

二是有关方面从未放松对影响现有秩序的因素的限制与管控。因此,仅仅是出于恐惧或自我防卫,中间阶层也会显示出趋于保守的政治态度,他们可能会在社交媒体上对政府表示不恭,当自身利益受损时,偶尔也会在实际生活中参与一些抗议活动,但基本不会涉及民主、选举等敏感问题,对现有体制的合法性也很少有挑战性言行。

尽管如此,中间阶层对在现有政治体制下扩大政治参与的渠道还是表现出非常迫切的需求。虽然调查显示那些对自身的社会经济状况感到满意的中间阶层支持民主的可能性要远低于那些同样对自己的社会经济条件感到满意的下层公民,但这也意味着如果政府长时间无法为中间阶层带来经济增长、保持社会稳定、增加或维持就业机会以及提高生活水平,那么,中间阶层就可能会支持迈向民主的政治变革。中间阶层的下层是承受市场竞争压力最大的中间阶层群体,就业压力和房价压力严重阻碍他们上升到新中间阶层上层并过上真正的中间阶层生活。梦想与现实差距导致的焦虑心态有可能激发对社会的不满情绪,由于中间阶层下层在中间阶层人数中占有多数,一旦社会经济形势恶持续化,会有可能使他们成为社会不安定因素的潜在制造者。

目前正是这样一个临界点,所以,对在社会大变革中中间阶层处境的恶化需要密切加以关注。

(编辑:caoshaonian)
关键字: 邓聿文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