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曙光:腐败的普遍化靠纪检委来抓只能挂一漏万_法制_政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政经频道首页 > 法制 >
个股查询:
 

张曙光:腐败的普遍化靠纪检委来抓只能挂一漏万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12-23 14:09:23 我要评论(0
字号:

张曙光

张曙光

【财经网讯】腐败的普遍化靠纪检委来抓只能挂一漏万,贪官员不怕,你抓着了认倒霉,抓不着赚了,所以侥幸心理是避免不了的。”11月1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曙光在由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主办的第二届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上如是表示。

张曙光指出,我们现在反腐败的主要办法是“双规”,双规出自何典何法?宪法没有规定,党章也没有规定,可以说是出师无名,没有理据,而且它的很多做法直接违宪、侵犯人权。我们现在对付腐败的办法仍然是选择性的执法。

张曙光还表示,不论从理论上,还是从实践上来看,腐败和反腐败确实是一场严重的博弈。反腐败要能够取得成功,从博弈论来说,反腐败的策略必须是可置信的威胁,也就是说,你对腐败分子发出的威胁必须是可置信的。

以下为张曙光发言实录:

刚才一些同志讲了有关司法改革的问题,李永忠教授讲反腐的问题,我也接着他来讲反腐的问题。这届中央成立以来,在习总和王歧山纪委书记的领导之下,反腐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刚才李教授列了很多数据,我再列几个:2014年抓了42个省部级以上的官员,其中有4个副国级;抓了15个将军,抓了3万多个县处级以下的贪官;更为重要的的是,去年从7月到12月“猎狐行动”引渡回国680名罪犯,其中390名是投案自首的,390名是缉捕归案的;今年一季度,猎狐又抓回120多名罪犯。成绩确实很大,这个成绩的取得是由于,中央决心很大,不设禁区,不留死角,同时借助 “双规”和“巡视”以及派出抓捕小组等手段取得的。

不论从理论上,还是从实践上来看,腐败和反腐败确实是一场严重的博弈。反腐败要能够取得成功,从博弈论来说,反腐败的策略必须是可置信的威胁,也就是说,你对腐败分子发出的威胁必须是可置信的。现在我们就来做一点具体分析。

不设禁区、不留死角,我认为不是一个可置信的威胁。为什么呢?我们现在腐败相当普遍,很大一部分官员是大官大贪,小官也大贪,秦皇岛的一个科长被抓后,居然从他家里搜出1.2亿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住房手续。因而,腐败的普遍化靠纪检委来抓只能挂一漏万,贪官员不怕,你抓着了认倒霉,抓不着赚了,所以侥幸心理是避免不了的。这是第一。

第二、我们现在反腐败的主要办法是“双规”,双规出自何典何法?宪法没有规定,党章也没有规定,可以说是出师无名,没有理据,而且它的很多做法直接违宪、侵犯人权。

第三、咱们现在对付腐败的办法仍然是选择性的执法。你从抓出来的贪官的情况就看得清楚。

第四、说它不是一个可置信的威胁还在于,谁来监督监督者?纪检委也有贪官,那么谁来监督纪检委?这个问题在现在的制度里边没法解决。

“猎狐行动”倒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经验,值得认真总结和思考。过去也签订了联合国的反腐公约,也签订了引渡协议,但是这些协议本身也不是可置信的威胁,因为没有一个世界政府,不可能对他国实行强制,没有人愿意干这种赔本的买卖。这些公约和协议只是一个道义的宣誓,不可能实施。我们过去签署了公约和协议,为什么没有抓回来几个,去年居然引渡回来680名?这是由于中央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决策,就是既然你不能强制,就得换一个办法,采用激励的办法来解决。怎么激励呢?中央去年决定,凡是外国在抓捕和引渡方面提供重大协助的,罪犯转移出去的财产给对方分50-80%,一般协助分40-50%,小的协助40%以下。这个决策就使得引渡协议和反腐公约成为一个可置信的威胁。因为逃到国外的这些贪官罪犯不怕中国警察而怕外国警察,外国警察提供帮助,中外一起联手,罪犯无处逃遁。这个办法堵死了贪官外逃的后路,成为一个可置信的威胁。所以咱们才能够引渡回来那么多罪犯。可见,这个决策确实是大手笔,这才是根本性的决策,不然的话,那些协议和公约仍然在那儿晒太阳,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从“猎狐行动”的成功出发,我就想进一步从理论上和办法上讨论怎么根本解决腐败问题。2012年的12月6日,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登在搜狐网上,第二天就被屏蔽了,讲的就是官员公示财——建立阳光方案的问题。我提出了四步走的办法:第一步,官员公布财产,从上到下,分期分批,没有任何人可以例外,包括中央政治局常委。第二步,实行大赦。按时公布,赦你无罪,不管你贪污多少。第三步,因为公布了以后的数量很大,可能是天文数字,老百姓一下会炸锅,怎么解决安抚老百姓的问题,咱们现有的法律就是个人所得税法,公布以后首先按个人所得税法最高45%的税率拿走一半;拿走以后分给老百姓,怎么分都好解决,你做社保基金也好、按人分也行,都可以。既然公布了,赦你无罪,留下来的财产就是合法的,把黑钱洗白,然后可以投资、可以消费、可以捐赠、可以做各种各样的处理。第四步,问责,问责有三种问责办法,第一是不按时公布视做对抗,首先罢官,其次没收财产,第三交法庭问罪。第二是公布以后社会就可以监督,这个事情是最重要的,那么一旦有人揭发、查实,有隐瞒,对不起,罢官、没收财产、问罪。第三是公布了以后再犯罪,加重惩罚。有了这四步,阳光法案就可以建立起来。

我当时发了这个文章以后做了一个民意测验,有34%人4条都赞成,另外一些人赞成这一条、不赞成那一条。现在有了猎狐行动的经验教训,我觉得可以重新讨论这些反对意见。中心的一条是,你既赦免他无罪,又使他占到便宜,留有50%的财产,这个道理讲不通,很多人都是基于这个道理,认为要不你判他罪,要不把财产全部拿走。我认为这个道理才是有问题的。为什么呢?第一,过去这些贪官既贪又占又吃,但也干了事,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刘志军还有铁道部和我同名的张曙光,如果没有刘志军他们,我们的高铁能有今天吗?他们中的很多人可是一批干事儿的人,当然也贪污。所以你可以想一想,既然是这种状况,该不该给他报酬?第二,公示后拿走45%的财产,不分合法、违法。为什么不分呢?大家想,如果要分,那么扯皮就没完没了,又需要取证,必然是久拖不决,现在已经是病入膏肓,怎么扯得清楚?既然不分合法、非法,就有一部分合法财产,你要不要给人家留?要留。还有一个道理,你可以给外国人50%的财产,为什么不能给自己国内的人50%呢?

所以我倒觉得这些道理都讲不通,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通过这样一个快刀斩乱麻的办法,把阳光方案建立起来,既解放了我们的官员也解放了我们的老百姓。官员现在人人自危,中国经济现在下滑,很重要的原因是官员不干事,与官员有关的企业家也躺倒不干,这才是根本。所以把官员解放了。老百姓呢,官员贪了那么多,这个社会不公平,大家整天吵吵嚷嚷,简直是一个怨妇的社会。这样做的话把老百姓的心理问题也解决了,和谐社会才有可能建立和形成。这样,一套阳光方案和公开化的制度建立起来以后,一旦官员财产公开了,一切就都可以公开了,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就可以推进了。因为,最重要的东西都公开了,其他能掩盖起来吗?掩盖不起来了。这样反腐败的问题就解决了。事实上,香港、新加坡的阳光法案都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另一个我觉得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中国社会特别是1949年以来咱们的政治运动不断,而且都是你死我活,确实咱们的体制就是一架绞肉机,谁进去都没有好结果。这样做了以后,就把过去的你死我活变成你活我也活,大家都活。现在的反腐败仍然是你死我活,腐败分子虽是是无赖鼠辈,但他们能束手就擒吗?不会狗急跳墙吧?应当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会出事。现在经济下滑是短期问题,出现任何不测的事件都是可能的,这种不测的事件有可能对中国社会造成很大的损害和破坏。所以为了避免这样的结果发生,我倒觉得咱们需要在这个问题上下决心。当然,这样做是一个根本理念的变化,是要从过去的阶级斗争那一套真正走向宽容的、和解的、共和的思想,没有这样的思路,我觉得中国恐怕没有多少出路。

(编辑:caoshaonian)
关键字: 张曙光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