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市,这个广西省东南部的小城,近年来因为举办备受争议的“荔枝狗肉节”而闻名全国。2014年夏天,由“狗肉节”引发的风波愈演愈烈。在当地,爱狗人士与狗肉贩子各持己见,互不相让,双方甚至发生了激烈冲突。在网络上,广大网友对这一话题的讨论也如火如荼。虽然一年一度的“玉林荔枝狗肉节”已经结束,但这场关于狗的争论,余波仍在,远未平息。

玉林狗肉节,敢问理在何方?

本期锐评,我们聚焦“狗肉”,来看看究竟理在何方。

2014年6月27日第21期   专题制作:任迪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事件回顾•争论由此而起

什么是狗肉节?

  广西玉林人素有吃狗肉的习俗。据当地人介绍,明朝时,玉林人就开始吃狗肉,至今已有500余年。而加冕了一个“节日”的身份后,网络将它送上了风口浪尖。

  2009年玉林美食节,脆皮狗肉获得金奖,此后就有人开始推动“狗肉节”,并且定在了夏至这一天。每年的“荔枝狗肉节”来临之时,当地民众习惯于聚在一起食用狗肉,并用新鲜荔枝就酒,这一天全市要吃掉上万条狗。民间有“吃了夏至狗,西风绕道走”等说法,大意是如此能抵抗疾患入侵。

  2011年9月19日,延续了600余年的浙江金华“湖头狗肉节”由于受到动物保护协会的声讨被紧急叫停。自此,玉林狗肉节成为中国唯一一个狗肉节。也就是在这一年,境内外的媒体开始关注玉林狗肉节。

针锋相对:是美味还是残忍?

  玉林的狗肉食客普遍认为:吃不吃狗肉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狗和猪、牛一样,同样是动物,为什么不能吃?爱护动物的人可以抵制,可以不吃,但是不能影响其他人。狗肉商贩也对爱狗人士在当地的骚扰、暴力等过激行为表示不满,称对方的行为既损害了生意又对自己的正常生活造成了不良影响。为了表达立场,商贩们甚至挂出两条横幅:感谢您让国人看到了我们玉林人的团结精神;我们爱戴荔枝狗肉文化,更爱戴法律。

  当玉林人将自己的“民俗”和“文化”进行宣传、包装的同时,对于动物保护主义者来说,沿街刺眼的屠宰场面,市场上热闹的售卖,餐桌上人们大快朵颐,都是让人难以接受的。

  “狗对人忠诚,我把狗当作朋友,不食狗肉,反对以狗肉为食。为此,反对广西玉林夏至荔枝狗肉节!”这是近期论坛、微博、微信里抵制玉林“荔枝狗肉节”的主要内容。在爱狗人士和动物保护主义者看来,“玉林狗肉节”是文明的倒退,十分残忍。有人称玉林狗肉节为“玉林大屠杀”,比拟为“法西斯行为”;动物保护人士中的代表人物杜玉凤称玉林为“充满血腥的‘地狱’”;苏州的志愿者朱茜则称当地人为“魔鬼般的玉林人”。

冲突升级,对峙充满火药味

  进入6月,“玉林狗肉节”日益临近,爱狗人士和狗肉商贩的冲突持续升级。

  6月9日,一批自称来自北京、南宁的动物保护人士踢坏玉林当地狗肉商户的大门,想强行救狗,与当地居民发生冲突。

  6月18日,玉林垌口菜市场的狗肉商贩与自称“食品监督员”的民间动物保护人士发生口角,双方僵持不下,两名警察来到现场维持秩序。

  6月21日晚,几名爱狗人士与玉林当地的食客在江滨新民路附近的狗肉馆发生冲突,导致一名食客嘴巴处流血。事件引发附近民众聚集,而冲突双方亦被警方迅速带离。

  由于爱狗人士和动物保护志愿者持续多天的抗议甚至对峙骚扰,加上政府多部门的联合整治,多家狗肉餐馆店牌上的“狗”字被遮盖。2014年夏至期间广西玉林的狗肉销量明显下降,在6月21日前已有17家经营狗肉的餐饮单位迫于压力主动停止经营狗肉,另有4家违法经营狗肉的餐馆在政府整治中被依法取缔。

八方声音•媒体人众说纷纭

人民日报:狗既是伴侣也是食材,不要道德绑架

  针对狗肉节引发的争论,《人民日报》6月23日刊文指出:文明的解决方案不是从自己的价值偏好出发,互相黑对方,而是对相反意见有一份温存

  传播爱护动物的理念值得提倡,但是要注意路径。玉林办狗肉节,爱狗人士可以找地方办“不吃狗肉节”,各自主张。不要小瞧平和坚韧的力量,假以时日,真的形成了广泛的民意基础,禁食狗进入立法程序,也未可知。

媒体人敬一山:少些偏激,多些容忍

  在没有法律明文禁止的情况下,吃狗的一方自然可以吃,但也没必要大肆炫耀,可以如韩国人一样,相对“低调”地吃;而爱狗者可以宣传自己的主张,但“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能去侵犯吃狗者或店家的合法权益。

  不得不说,在“吃狗肉”的问题上,双方过于强调了自己的权利和自由,而缺了一点共存于社会所必须的“容忍”。如果吃狗者、贩狗者能容忍那些爱狗的观念,还会去嘲笑甚至利用爱心吗?还会继续把吃狗肉当成一个“节”吗?而爱狗者若能多一点容忍之心,就会以更克制的言行去抵制,就会明白宣扬一种文明的理念,岂能以不文明的方式奏效?

  在这个日益多元的社会,在很多问题上都难以指望所有人观念一致。我们必须学会容忍不同的观念,学会和“异己”的人群共处,不“以吾辈所主张者为绝对之是”。只要对方的言行不违背法律,我们就不可指望立刻以强制的力量制止,如果想改变对方,只有以劝导的方式,只有更相信自己的信念,更相信时间。

刘志权:爱狗人士非理性的行动无法获得胜利

  连日甚至连年来爱狗人士的壮怀激烈,如潮的舆论关注,乃至突如其来的大雨,都没能阻止玉林狗肉节在夏至日如期举行。爱狗人士折戟玉林狗肉节,表明包括“护狗运动”在内的动保之路,尚任重而道远;同时,爱狗人士及部分媒体在此过程中表现出的非理性亦有颇多可商榷之处。

  一方面,动物保护人士既然爱动物,自更当爱人。但由“爱”出发,演变为对商家上百条宣传甚至人身攻击的短信“轰炸”、砸屠宰场、部分舆论的道德绑架,以及网络上的地区性攻击言论,本身就揭示了走向文明过程中我们自身的不成熟。另一方面,不成熟还表现在不能区分战略与战术。爱狗人士挟金华“湖头狗肉节”取缔之胜,而对“玉林狗肉节”正面追击。但既忽视了习俗强大的惯性,又拘泥于局部的每狗必救,从而授人以柄,面临商家“虐狗要价”却救不胜救的窘境,而狗也反受其“爱”之累

中国青年报:狗肉节争议的焦点是“节”不是“狗”

  《中国青年报》发表评论认为:爱狗人士的威胁手法不仅过分,而且有触犯法律之嫌。但是这些理由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鼓励无所顾忌地用各种手法大规模虐狗杀狗,并为此高调地掀起一场盛宴和狂欢。

  如果人类为了生存与发展,为了生活质量的提升,为了更好地享受生活,需要宰杀和食用各种动物,特别是哺乳类动物,那也应该尽可能以相对文明的手法宰杀它们,尽可能减轻它们死亡时的痛苦。

  几百年的习俗一时难改可以理解,逆世界文明大势则确实不该。所以,狗肉节引发争议的焦点不是“狗”,而是“节”

深层解读•狗肉之争的背后

胡释之:可怕的狗权

  玉林狗肉节引发了一场狗权与人权之争,胡释之认为狗本身没有权利,如果狗有权利,那么把狗当作财产、宠物、食材,都是侵犯了狗的权利。

  必须强调,权利是人类理智的产物,专属于人,是为人的生存发展所服务的。可不是你想赋给什么动物就赋给什么动物的,成为危害人类生存发展的强大武器

狗肉之争的深刻意义在于其折射出的权力观

  爱狗,这个“安全”的诉求。当其他“不安全”的诉求被抑制之后,媒体与舆论的能量自然倾注到剩余的为数不多的热点之上,狗权之争自然凸显。所以,我们看到狗肉之争,声势浩大,而孩子上学的事情,却黯然无声。

  而保护宠物狗的诉求,本身应该指向对政府治安职责的问责。但实际上,爱狗者的的矛头仅指向了狗肉节,指向了吃狗肉的人,而有意无意的忽略了打击盗狗,保护公民财产安全,本是当地政府的责任。

  从更大范围来看,动物保护者们有更多的事情可做:城市导盲犬的地位,城市犬只管理中的一些粗暴之处,更规范的市民养狗环境等等。但是,这些指向政府的议题都被有意识的忽略了。

  这种行为策略,一方面是因为救狗,更容易产生自我心理暗示,唤起情绪;另一方面,他们明白这是一个安全的诉求,即便横蛮的攻击性指向另一个更弱势的群体时,他们也有法不责众的安全。

解决之道•狗肉之争几时休

政府应对有关食品的商业做出规定

  狗肉美食曾是瑞士的民间传统,但是,瑞士法律规定,为商业目的生产或销售狗肉是违法的。在美国加州,如果渔民捕到鲨鱼而又愿意做鱼翅汤的话,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但是,鱼翅买卖和饭店里出售鱼翅汤都是法律所禁止的。

  政府不能规定人民可以吃什么,不可以吃什么,因为这是每个人自己的私事。但是,政府可以,也应该对有关食品的商业作出规定,因为这是公共事务,与公共健康或社会伦理有关。对商业立法是国家最重要的职能之一

与其不分青红皂白抵制狗肉节,不如建立一个社会帮扶机制

  随着全民物质水平的上升,公民素养和文明意识与之形成了严重反差,所谓国家硬实力很硬,软实力很软,导致全社会虐待动物现象普遍发生,且不论用极端残忍手段宰杀猪牛羊狗,就是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街头,每年被抛弃的流浪猫狗数以百万计,始乱终弃背后是一颗颗自私冷漠的心。与其不分青红皂白地抵制狗肉节,不如多想一些办法建立一个社会帮扶机制,让动物们不再流离失所,生不如死

  围绕玉林狗肉节爆发的冲突,是一个深切的提醒:移风易俗,构建现代饮食文明,靠动物保护主义者滥用私力救济是无法完成的。这是一个漫长的系统工程,背后与人的文明进程和现代化息息相关——这有关乎教育、修养和人文意识、自然意识的提升。

推进肉狗来源清洁化、肉狗屠宰无害化、促使政府完善检疫屠宰

  狗肉之争部分参与者的行为已经脱离理性与法治的范畴。这些非理性的行为,只能激起非理性的反抗。当双方各自按照自己的逻辑,站在完全不同的立场去争论时,这只是一场口水混战,对现实的改善于事无补。

  而推进肉狗来源清洁化、肉狗屠宰无害化、促使政府完善检疫屠宰等环节才应该是这场动物保护活动最该关注的地方。

相关事件

金华“湖头狗肉节”被叫停 2011年,有600多年历史的浙江金华狗肉节被紧急叫停。此前国内一些动物保护协会关注在婺城区乾西乡湖头举行的“湖头狗肉节”,上千条甚至上万条狗要被当街宰杀。不少动物保护组织发帖声讨这一行为,帖子被多家知名网站转载。此后,大量网民通过论坛、微博等途径,反对当街杀狗,要求取消“湖头狗肉节”的呼声越来越高。政府于2011年9月19日紧急叫停“湖头狗肉节”。2011年9月20日,浙江省委组织部长蔡奇发出了8个字的微博:狗肉节已永久取消。
韩国如何“拒吃狗肉” 韩国在申办2002年世界杯前后,迫于国际压力,首尔全城的狗肉馆不得不迁离主要街道,并纷纷改名为“保身汤馆”或“四季汤馆”。在多重舆论夹攻之下,不吃狗肉慢慢地在年轻人当中演变为了时尚。如今,在“保身汤馆”里进补的,多为中老年人,如果有年轻人被发现出入其中,大多会满脸通红地矢口否认,因为吃狗肉在一般舆论当中,已经被视为野蛮行为了。
日本天皇下禁食狗肉令 亚洲很多国家有吃狗肉的传统和习惯。日本历史上吃狗肉一度盛行,后来因日本天皇颁布禁令而式微。
新西兰杀狗案惊动总理 2010年1月,新西兰一个农场主在与邻居发生争执后,拿起枪一口气把邻居33只狗全部杀掉。总理约翰•基对此表示“震惊”,而新西兰农业和渔业部官员随即召开紧急会议审议新法案,新法案规定将对农场牲畜和宠物一视同仁,并将把虐待动物的最高罚款从目前的5万新西兰元进一步调高。
美国总统拍打苍蝇被斥杀生 美国并没有针对反虐待动物的联邦法,但美国各州都有各自保护动物和反虐待动物法。美国法律禁止对动物非必要的屠杀、伤害、折磨、殴打、疏忽照料和遗弃,甚至未能向动物提供适当的食物、食水和住所也是虐待动物行为。曾有一段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接受采访时拍死苍蝇的视频在互联网上流传。有趣的是,奥巴马此举引发动物保护组织PETA的不满。他们给奥巴马送了一个捕虫器,希望奥巴马以后可以将屋内的苍蝇捉起,将其放回大自然。
洛杉矶出动直升机营救落水狗 2010年1月,洛杉矶消防局紧急出动一架直升机和50名消防员去救一只落水狗,美国各大新闻台进行现场直播。事件也引起许多民众的争论。有些人称消防员是“英雄”,但也有许多人批评“花费如此巨大去救一条狗完全是浪费纳税人的钱”。
欧洲保护动物法 包管动物吃喝拉撒 欧盟成员国有六项关于保护动物的协议。德国、瑞典、英国和荷兰等国在欧盟协议的基础上,有自己独立的动物保护法。欧盟保护动物协议强调养宠物是一种责任,主人要对宠物的健康和福利负责。欧洲国家更着重于保护动物的健康。以瑞士为例,有关的保护动物法例可谓无微不至。法律规定,主人必须给动物提供足够的空间让它可以进食、躺下和排泄,不可以阻碍动物自由活动。如果是养狗的话,主人必须定期遛狗,让狗得到足够的锻炼。还有其他法规甚至连宠物寓所的温度、绳子的使用和是否有足够的新鲜空气都有详细规定。
澳洲警察两枪射杀袋鼠遭谴责 2010年1月,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警察射杀一只受伤的袋鼠。因为警察开了两枪才将袋鼠毙命,此举遭到动物保护组织的谴责。有评论员仗义反唇相讥:“难道第一枪没毙命,就应该让袋鼠先生离开?还是让警察以后练好枪法,规定一枪必须毙命?”
玻利维亚马戏表演属“残忍行为” 2009年7月1日,玻利维亚通过法案,禁止让任何野生或者家养的动物参加马戏团表演。新法规认为马戏表演是“残忍的行为”。自新法规生效之日算起,马戏团老板将有一年的过渡期去服从新法规。

调查

你如何看待吃狗肉?
1.你是否吃过狗肉?
经常吃
偶尔吃
基本没吃过
2.你是否赞同吃狗肉?
赞同
不赞同
无所谓
3.你认为是否吃狗肉能否被用来衡量社会整体的文明程度?
不能
说不清
4.你养过狗吗?
养过
没养过
  

结语

  对于“狗肉风波”,最重要的不是“谁在理”和“谁打倒谁”,而是在多元的心态中寻找共同的价值重合面,增进“共同的底线”,推动争论向良性的,有建设性的方向发展。价值重合面是存在的,就看对立双方,会不会去找,愿不愿意去找,让我们期待这个社会整体的,全面的文明。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