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平度征地利益链:1亿出让款农民仅获2千万-财经网
当前位置:政经频道首页 > 时政 > 正文
个股查询:
 

山东平度征地利益链:1亿出让款农民仅获2千万

本文来源于新京报 2014年03月28日 02:30 我要评论(0
字号:
按平度市的规定,征地净利润30%要分给农民。案件发生后,平度市政府公布了一笔庞大的征地成本:约1亿元的土地出让款,政府征地成本占了5000多万元,而国家有关部委规定不应列入的费用,也在其中。

3月22日,青岛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围观被烧毁的帐篷。21日凌晨,该村村民临时搭建的一帐篷起火造成包括耿姓村民在内的一人死亡、三人烧伤。目前,该村村主任等7人因涉嫌纵火被平度警方刑拘。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3月22日,青岛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围观被烧毁的帐篷。21日凌晨,该村村民临时搭建的一帐篷起火造成包括耿姓村民在内的一人死亡、三人烧伤。目前,该村村主任等7人因涉嫌纵火被平度警方刑拘。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 “平度守地农民被烧死事件”追踪

  一场火灾,1死3伤,山东平度“3·21”守地农民殒命事件,揭开了征地矛盾的冰山一角。平度惨案背后的“征地利益链”备受关注:卖给开发商每亩上百万元的收入,农民最后能拿到多少?

  按平度市的规定,征地净利润30%要分给农民。案件发生后,平度市政府公布了一笔庞大的征地成本:约1亿元的土地出让款,政府征地成本占了5000多万元,而国家有关部委规定不应列入的费用,也在其中。

  焦点 征地按“规定”掏钱 出让按“市场”收钱

  “卖给开发商每亩上百万元,农民只拿到手几万元”,平度公开土地出让款和征地补偿款后,网民对此提出了质疑。

  平度市国土局土地管理科科长袁延斌表示,当地青苗和地上附属物补偿标准为2.5万元/亩,补偿已经发放,“农民没有争议”。另一项为土地补偿安置费,标准为4.5万元/亩,这个标准已经按照上限发放。按照土地管理法第47条,“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的总和,不得超过被征收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30倍。”而根据青岛市规定,土地前三年平均产值为1500元/亩。

  以此计算,杜家疃村村民应获得安置补偿费604万元。青苗和地上附属物补偿费340.6274万元。此外,土地招拍挂之后净收益的30%即约1527.9万元,也已经拨付给村里,但没有发给被征地村民。

  2013年10月1日,青岛市国土资源局在《青岛日报》上公布了涉及杜家疃村的81.59亩土地要出让。10月22日通过招拍挂,开发商以1.0315亿元的价格拍下。

  政府收地时按“规矩”办理,对村民执行补偿上限,而在土地出让环节通过招拍挂,交由市场决定,价高者得。

  前靠“规定”后靠“市场”,到手没到手的都算上,安排支出给农民2257.7万元,土地出让收入约1亿元,余下的这笔款去哪儿了?

  记者注意到,2012年12月24日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对第47条做出了重大修改,“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的总和不得超过土地被征用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30倍”的相关表述被删除。

  质疑 5000万政府征地成本被指违规

  除了安置补偿和青苗费等,按照平度市规定,地方政府将把土地出让净利润的30%返还被征地村集体。

  但这笔钱,平度市政府设计了一个十分复杂的算法。

  杜家疃村已被出让的81.59亩用地,政府卖地收入约1亿元。在给记者的材料中,平度市表示,征地的成本,既要扣除征地补偿费、青苗和附着物补偿费等前期支付给农民的费用;还要再扣除新增建设用地有偿使用费、征地管理费、耕地开垦费、水土保持费、社会保障费、土地出让业务费、国有土地收益基金、交通建设基金、农业土地开发资金,剩下的是土地出让收益;此外,再“按规定”计提教育等三项资金,余额才是“净利润”,30%返还村里,共计1528万元。

  按此推算,1亿元的征地收入,土地征收成本和三项资金计提共花费了5000多万元,超过征地总收入的50%。

  而记者查阅国土资源部网站,在2012年耕地保护司在国土部部长信箱中明确回复,“征地成本不应包括新增建设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

  一些业内人士表示,政府征地成本超过土地出让价50%,这个比例很高。

  东部沿海一特大城市的国土部门干部告诉记者,他们曾经尝试与被征地主体进行收益划分:根据土地不同,按照6:4、7:3等不同比例对土地出让金进行分成。土地出让总价的70%归原土地所有者,其余的30%归地方政府所有。而在缴交各类费用和支付成本后,地方政府仍有相当部分的盈余。照此计算,当地政府的征地成本还不到土地出让金的30%。他表示:“一般来说,特大型城市的征地成本要比其他地方更高才对。”

  追访

  百人凌晨进村强拆平度屡现强征乱象

  征地拆迁中引发的重重问题,在平度并不鲜见。

  连日来,杜家疃村附近的大窑村、东关村、西潘家疃、东潘家疃、东崔家疃、李官庄村等,都有村民来找记者反映征地乱象,有的是未征已占,有的是补偿款不到位,有的则是强征强占。

  一些村民反映,2013年夏秋之交,平度金钩子村,曾有一两百名不明身份者凌晨闯入村中,将居民的房屋用挖掘机强拆,熟睡中的村民被强行抬出。在平度东关村,也有上百名村民因反对征地遭殴打。

  在杜家疃村所涉地块的征用过程中,不时可以见到“上级部门”的身影。村里老文书李荣茂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时街道办要求三不准,“不准召开村委会、党员会和村民代表会”。

  不少村民认为,征地矛盾引发乱象重重,但一些部门不是推诿、不问,就是纵容不管,这在客观上助长了违规强拆者的嚣张气焰。

  2013年8月,针对当地不断出现的征地拆迁问题,平度政务网上一篇题为《旧城改造要敢于碰硬 绝不手软》的文章指出,拆迁中“决不能让孬人得势,决不能让钉子户沾光,真正体现出搬得越早获利越多,搬得越晚损失越大”,并称“对别有用心恶意阻挠施工、带头煽动闹事、鼓惑群众上访的,有关部门要及早介入,在做好维稳防控的同时对带头者坚决予以打击。”

  观点

  “避免给地方政府‘耍戏法’的机会”

  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胡刚表示,土地开发的成本到底是多少,很难算得清楚。赚了1亿,算账可以做成亏了1亿。尽管账目都是公开的,但公开不细,到底每项花了多少,是否专款专用,普通百姓很难搞清楚。这就给了一些地方政府耍“戏法”的机会,以此做假账,真截留。

  胡刚介绍,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督方式,分多少钱,很多农民既看不到也看不懂,政府说多少就是多少。为了避免农民利益受损,一些地方在土地出让中已经试点“补偿前置”:直接对土地出让金分账,把该给农民的账算清楚结清,政府自己的账后面慢慢算。

  而要彻底避免“补农民一只鸡,政府拉走一头牛”的问题,迫切需要对政府土地储备制度进行改革。

  现在的土地管理法中,对征地的范围并没有明确界定,只要政府看中,就可以征地。

  2月,国土资源部网站发布消息,相关司局正在研究起草“农村征地制度改革”、“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流转”等有关的一系列条例。而非公益性用地退出政府征地范畴是未来立法修订的方向。

  杜家疃村的周围,一些村庄已经拆迁,盖起了一座座楼房。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实现“三个1亿”政策。不仅是杜家疃村的197户村民,未来会有更多的、数以亿计农民放弃土地,进入城市。“无论是在制度设计还是在政府操作上,都必须让这些农民看到希望。”胡刚表示。

  本版稿件/综合新华社电

(来源:新京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浙江:卷款上亿潜逃美女老板被押解回国 中日明星神撞脸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业
  • 地产
  • 海外
  • 评论
  • 生活
  • 政经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