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十八届三中全会就人口与生育政策做出重大调整,开放单独二胎。早期粗暴计生手段酿人伦惨剧,社会抚养费征收多有不公,如今养老、人口红利等利益因素日益重要,成为政策调整浪潮中的重要推手。

面对人伦与战略底线,计划生育何去何从?

本期锐评,我们带您追问“计划生育”

2013年11月25日   专题制作:杜茜
 

历史:中国式的人口逻辑

计划经济背景下的计划生育

  中国式的人口逻辑是从特定的历史时期,考虑到供需不平衡出发的。从社会总的角度出发,新中国刚刚成立时有5.4亿人口,而国内生产总值仅为3.02亿元,人口几年就增长一亿。中国的人口政策是一场旷日持久的人口与GDP挂钩的论战。

  中国当时实行的是计划经济,生产有规划,生产力不足以养活这么多人,新生人口教育问题、医疗问题,甚至成年之后的就业问题,给国家带来的压力是巨大的。那么在这种背景下,人口和经济一样也应该是有计划的增长,供需平衡,计划生育应运而生,从本质上说,计划生育就是计划经济在人口方面的体现。

  70年代的知青返城更是成为了计划生育政策背后的推手。知青以招工、考试、病退、工农兵学员等各种各样的名义逐步返回城市。到70年代后期,出现了大规模的抗争,知青们通过请愿、罢工、卧轨、甚至绝食等方式的抗争强烈要求回城,1978年10月,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会议决定停止上山下乡运动并妥善安置知青的回城和就业问题。80年代初骤然强化的计划生育政策也是对知青返城的一种反应。  

利弊:计划生育为中国带来了什么

计划生育增加了社会成本

  “如果当初不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现在我国人口恐怕要达到17亿至18亿,人均耕地、粮食、森林、淡水资源、能源等将比目前降低20%以上,不仅资源环境难以承载发展的需要,而且经济社会发展也不可能达到现在这个水平。”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表示。的确某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内,计划生育的确为我们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优势。

 但是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2010年中国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181,其中城市为0.8821,乡村为1.4375,镇为1.153,均大大低于国际公认维持人口正常更替需要的总和生育率2.1。总和生育率水平过低,会带来很多不良后果。

  全国劳动年龄人口将下降

  老龄化加快,同时劳动力总量减少,养老负担加大。据2009年数据显示:中国的老龄化比例已达8.3%,已经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的7.5%。2012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在相当长时期以来首次出现下降。

  养老金缺口增大

  独生子女政策改变了中国传统的家庭养老体制。但政府的养老责任却并没有跟上,一方面,2013年我国的养老金缺口将达18.3万亿,养老金缺口终将成为一个黑洞。

  养老负担加重

  社会福利和医疗保健成为政府的沉重负担,因此,家庭养老的负担日益加重,一胎化的家庭关系导致了社会矛盾激增。

  失独家庭饱受痛苦

  随着我国首批独生子女的父母正步入老年,“失独老人”和“失独家庭”问题也日益凸显。当年,数以亿计的中国父母响应计划生育号召,将所有希望寄予在唯一的孩子身上。然而,有超过1000万独生子女家庭遭遇丧子,造成2000万失独父母。

  “实现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其关键在于能否坚守计划生育的“伦理底线”和“战略底线”。过犹不及,古有明训。左右皆出偏,适中乃正道。。

人口红利之后是人口负债

  人口红利是暂时的。人口红利之后就是人口负债。现在生的孩子少了,投入也会比较少,但是当需要这些孩子来工作的时候,人口红利就要偿还了,到那个时候这些孩子的负担会更重,因为每个劳动力需要抚养更多的老人。

  中国不是人太多了,而是未来孩子太少了。中国人口的生育率已经降到了很低的水平,一些大城市的生育率更是降到了世界最低的水平。长此以往,中国将面临人口过度老化、经济缺乏活力、男女比例失调、社会不稳定以及国力衰落等各类问题

新政:解读单独二胎

放开二胎不设时间表,各地二胎步伐跟进

  北京、上海、广东、浙江、江苏以及东北三省的生育率和生育意愿都不高,先行放开“单独二胎”的可能性较大。

  中西部地区,无论从目前的人口数量,还是生育趋势的时间点上,落实新政的时间点会靠后。总体估计,2014年,会有不到一半的省份,落实“单独二胎”新政;“十二五”期间,绝大部分省份都会落实新政。  

单独二胎:生,不生?依旧是个问题

  今年11月15日,由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意味着“单独二胎”政策正式放开。

  卫计委是用三个有利于概括开放单独二胎的意义:有利于保持合理的劳动力规模,延缓人口老龄化速度,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创造良好的人口环境;有利于逐步实现国家政策与群众意愿的统一,提升家庭抵御风险的能力,增强家庭养老照料功能,促进家庭幸福与社会和谐;有利于稳定适度低生育水平,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促进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

  然而超过41%的网友对新政策感到悲观,仍有22.85%的网友希望问题得到解决,34.66%的网友则对问题抱有积极态度,认为问题能够得到顺利解决。新政策遭到的吐槽点大多集中在政策有违个人权利的逻辑,时政评论员@彭晓芸发帖称:“单独二胎在政治伦理上,是很没道理的,权利起点居然是外部的、实用的考量。你或你的另一半有无兄弟姐妹,居然决定了你的家庭结构,这本身就是很不符合个人权利的正当逻辑,也不符合核心家庭的世界潮流。”

追问:计划生育是去是留?

“一代之约”已到:计划生育政策,动还是不动?

  从1970年控制一代人的生育率,25年左右最多不超过30年。推算下来,2005—2010年当为人口生育政策正常调整的最佳时期,这正是历史的节点。也恰在这一节点前后,出现人口生育政策讨论热。如今,这一节点已经过去三年。

  从目前生育政策带来的诸多问题,生育意愿持续低迷,劳动力绝对数量首次下降,老龄人口上升的速度快过预期,进而造成实际赡养负担加重,近百万失独家庭从精神慰藉到养老支持将陷入困境。这一系列问题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如何未雨绸缪,及时调整生育政策,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观点:不停止计划生育问题更大

  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既非权宜之计,搞个三年五载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人口问题;也非永久之计,如果搞上50年、100年,则由此带来的的各种问题将变得异常尖锐;而是特定历史时期,目标为控制一代人生育率的一项特殊政策。

  继续计划生育的政治成本越来越高、风险越来越大,人口政策要勇于切割。停止计划生育,可以节省用于计划生育的财政支出,婴儿潮能刺激消费,给家庭带来欢乐、幸福、希望,给人们更多的人性和亲情。停止计划生育的行政管理成本更低,因为大家都可以自由生育,不用牵扯到地区之间、人群之间的差异,不存在生二胎的资格鉴定和管理。

讨论:人口增多是不是负担?

人口负担?人口财富?

 纵观世界史,大国兴衰和人口的变化息息相关,有的国家因为人口增长而迅速兴起,比如英国、德国、美国、六七十年代的日本;也有的国家因为人口负担过重而走不出贫困陷阱,比如六七十年代的中国、不久前的印度以及现在非洲的某些地区。 人口既是负担也是财富,在漫长的人类历史长河中,人口和资源、技术的关系不断变化。一旦人口和资源之间的关系已经因为技术或其他因素的变化而发生逆转的时候,人口政策就必须做出相应的调整。

人口政策时间轴

1949年~1961年

马寅初在1957年7月的人民日报上发表《新人口论》提出节制生育政策。

1962~1969年

1962年12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出关于认真提倡计划生育的批示。1964年国务院成立了计划生育委员会。节制生育的实际工作在城市展开,农村约有五分之一的县不同程度地开展了计划生育工作。

1970~1980年

1970年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人口计划正式纳入了国民经济发展计划。1973年明确了“晚、稀、少”的方针,经过逐步发展,政策明确要求,一对夫妇生育子女数最好一个。最多两个,生育间隔3年以上。

1980年~1984年

1980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提出,要普遍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在此情况下,计划生育政策一度抽紧。地方政府最终把“提倡”当作“政治任务”来抓。1982年把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

1984年~2012年

在农村放宽了生育二胎的条件,并且各省、市、自治区先后制定了本地区的计划生育条例,实现了区别对待、多元化的生育政策,缓和了计生矛盾。这一政策在主流稳定的基础上不断开展奖励扶助制度、 “关爱女孩行动”以及“婚育新风进万家活动”等各项试点服务。

调查
1.单独二胎政策开放,是否愿意生二胎?
不清楚
2.是否赞成全面开放二胎制度?
不清楚
3.上述选择的原因是什么?
经济负担
传统观念(养儿防老、性别差异)
工作生活压力大
政策限制
4.你对中国现行的计划生育制度怎么看?
很不满意
不满意
一般
满意
很满意
  

结语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开放单独二胎政策,迟迟未动的人口政策 “动”起来,我们看到了改革的魄力与勇气。人口政策是一鼓作气还是慢慢调整,时间会告诉我们一切。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