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何相互“贴标签”?-财经网
当前位置:政经频道首页 > 社会 > 正文
个股查询:
 

我们为何相互“贴标签”?

本文来源于法制晚报 2013年12月09日 13:39 我要评论(0
字号:

    访谈

    法制晚报讯(记者 曾炜) 在现在的网络上,经常会出现一些用来形容某类群体的新词汇。尤其是微博、贴吧兴起之后,这种新词汇更是呈井喷状态。比如,“吊丝”、“富二代”、“官二代”、“公知”、“90后”、“中国大妈”等。这种词汇,多用于网友之间相互嘲讽、调侃和攻击。它们并不具体,可以说就是一些大而化之的“标签”,往往夹带着强烈的情绪和二元对立、黑白分明的价值立场。

    这些抽离了具体语境的词汇,很容易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误会”,也让“污名化”有了更多机会。最近,“中国大妈”讹上“洋小伙”的乌龙事件,就再次让人们看到这种简易的“标签化”的威力。拍照者带着“标签化”思维“制造”了新闻,而媒体、大V的转发也带着“标签化”的想象成就了这条乌龙新闻。近日,《法制晚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为你解读网络时代我们为何都爱“贴标签”。

    1

    摆脱不掉的“标签”史

    “标签”理论最初源自社会学中关于“越轨”行为的一种解释。这种理论强调“越轨”是相对的,即一个行为及其违反者只有当被他人“标签”为越轨时才变成了越轨。而贴“标签”的吊诡之处,在于一个人被贴上“越轨”的“标签”之后,他不仅不会改变这种“越轨”的生活方式,反而更容易加入“越轨”群体。

    “贴标签”对于熟悉中国历史的人而言,并不陌生,《水浒传》中林冲脸上的刻字,过去批斗会上的高帽子,其实都可以认为是“贴标签”。在过去,“贴标签”是党同伐异的手段,也是士大夫获得身份地位的方式,甚至也是人们摆脱不掉的思维习惯。中国历史上,最为著名的“贴标签”事件,莫过于缘起于明朝万历年间的党争了,政敌之间相互“贴标签”、污蔑,成为明朝衰落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随着文明的进步,认识到“标签化”的危害,为了“去标签化”,人们做了很多有益的努力。最近,最高法禁止嫌犯受审时的光头和号服,就是这样的努力。但是,“贴标签”,以及长期形成的“标签化”思维在今天的中国依然非常普遍,而在网络、自媒体发达的时代,它又以新的方式和面貌再度活跃起来。

    2

    “逆向标签化”和

    “自我标签化”

    自媒体时代的兴起,大量的调侃,使得各种“标签”迅速传播,同时也使得“贴标签”有了更为丰富的含义。在过去,我们一般认为“标签化”是垄断社会资源和话语权的强势群体对“弱势群体”的“污名化”行为。因为“标签化”是一个权力控制的过程,缺乏权力资源的人是无法对别人进行“贴标签”的。

    正因为如此,“吊丝”、“大妈”这种词汇,是否算是“标签化”是有争议的。江西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文化产业管理系教授林新告诉《法制晚报》记者,“‘标签化’必须有‘污名化’的特征,‘吊丝’、‘大妈’这种特征好像不明显。”

    中央财经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建民则直接告诉记者:“像‘吊丝’这样的词似乎不能说是贴标签的表现,因为恰恰是有些人用这些词来称呼自己或自己所属的群体。”

    但是,王建民同时表示:“‘吊丝’往往是‘矮矬穷’(又矮又穷又丑)的同义语;‘大妈’和‘讹人事件’、‘炒黄金’产生联想”。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它们用于形容某个群体时,其实也是有“标签”效果的。

    这些网络新词的“标签”含义有一定的模糊性,但是,这或许正是网络时代的“标签化”的新特征。这种“标签化”不再仅指向弱势群体,也指向强势群体和自我标榜。

    王建民认为:“互联网使弱势群体有更多机会表达自己的情绪和利益,尽管这种表达未必制度化、系统化,也未必能够解决其所诉求的问题,但它起码传达出一些不同的声音。互联网为‘逆向标签化’提供了可能性,也因此,众多社会意见借助互联网形成强大的舆论压力,约束甚至挑战了强势群体的权力。”

    也就是说,在网络时代里,由于自媒体的发达,使得弱势群体有了表达的机会,这样使得“贴标签”就不再属于强势群体的专利了。“富二代”、“官二代”、“大妈”其实是对相对强势群体的“标签化”行为,而“吊丝”当它作为自我调侃时,则可以被认为是一种“自我标签化”。

    王建民认为:“‘逆向标签化’并非空穴来风,如‘官二代’、‘富二代’、‘校长’、‘大妈’这种带有戏谑甚至讽刺意味的词汇,其实反映了其所指代的群体或者滥用职权,或者为富不仁,或者违背职业道德,而这些不良风气所伤害的往往是普通民众尤其是弱势群体的利益。”

    林新则认为:“在互联网的平台上,人人平等,不分上下,所以就会出现不同利益集团相互贴‘标签’的现象。”

    3

    思维惰性导致“标签化”盛行

    互联网时代,信息大爆炸,我们每天都要接受无数的信息。而人的大脑处理能力是有限的,为了应付这种信息爆炸的状态,媒体和个人都必须做出改变。

    对于媒体而言,在海量的信息中,为了使得自己生产的新闻信息不被迅速埋没,起一个吸引眼球的标题很有“必要”。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标题党”由此而起。而带着情绪与倾向的“标签”往往会经常被做进新闻标题里。这样,媒体对于“标签”的泛滥,有意无意地推波助澜了。

    王建民表示:“驳杂的网络用语或信息,往往具有娱乐效应,甚至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效果,至于它们的内涵是否严谨,往往不是网民关注的重点。”

    而有时候,一些媒体还是利益集团的代表,本身就主动参与“标签化”的“战争”。正如林新所言:“在公共领域没有形成共识的情况下,媒体往往代表的是集团的利益。”

    而对于读者而言,“标签”是让网络世界复杂的人群和信息,变得更为简易的“分类工具”。有评论指出:“标签化”盛行,实际上是思考惰性的结果。在网络时代,人们习惯于快速浏览、简单判断,甚至只看标题就对事实发表宏论。

    林新认为:“‘标签化’也是人们没有摆脱二元对立的思维陷阱的结果。”

    4

    社会分裂加剧刺激“标签化”

    网络时代的“标签化”有了新的特征,它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某种权力的平等,至少在表达机会上,每个人似乎都有更加简易和平等的方式。但是,传播方式的简便,并不能完全解释今天“标签化”盛行的原因。

    要知道,“标签化”也是“污名化”的过程,无论是“逆向标签化”还是一种“自我标签化”,人们其实都是想通过一种标新立异的方式表达某种诉求和情绪。而只有理解了这种表达背后的真实诉求、情绪,才能真正理解今天“标签”满天飞的根源。

    对此,林新教授相对乐观,她认为:“网络新词的大量出现,是中国社会进步的结果……在当下是有两极分化倾向,但这是社会权力分配从一元走向多元的必经过程。”

    王建民对此则认为,“贫富阶层分化悬殊、社会怨恨情绪蔓延、社会道德环境恶化,是近年来我们都能感受到的社会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相互标签化’尤其是‘逆向标签化’既反映了共识缺失、阶层隔膜增加的现实,也折射出某种无可奈何的心态,即民众往往通过带有娱乐色彩的戏谑和谩骂,来释放压力和表达不满,社会心态越来越以‘怨恨式批评’表达出来,由此释放了一种‘想象的征服’心理。”

    网络时代“标签化”的盛行,一方面确实意味着这个时代越来越多元开放,但另一方面,这种不假思索的情绪性表达也正是今天社会分裂、分化加剧的结果。而要重塑社会心态,就需要一系列利益均衡机制的建设。

    文/记者 曾炜

 

(来源:法制晚报)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浙江:卷款上亿潜逃美女老板被押解回国 中日明星神撞脸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业
  • 地产
  • 海外
  • 评论
  • 生活
  • 政经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